首  頁
關于我們
新聞中心
產品介紹
主要業績
人才招聘
聯系我們
集團新聞
行業新聞
公司新聞
首頁   新聞中心   行業新聞
國務院確定五省區啟動綠色金融改革創新
     國務院第176次常務會議已經審議通過了浙江、廣東、貴州、江西、新疆五省(區)的綠色金融改革創新試驗區總體方案。

“發展綠色金融是實現綠色發展的重要推動力量,也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內容。在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中國的綠色金融正呈現出全面提速的良好態勢,但從總體上看仍處于探索階段。”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陳雨露在出席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表示。

目前,五個試驗區都做了哪些探索和實踐?有什么特色和經驗?又面臨哪些挑戰?

五個試點怎樣選定?

有代表性、有多樣性還有一定基礎,有利于復制推廣,談及為何選擇這五省區,陳雨露表示,總體來說基于三方面考慮。

首先,綠色金融試點工作必須有充分的代表性,既要考慮經濟發展階段,同時也要考慮到空間布局,東部、中部和西部都要覆蓋到。其次,這五個省(區)都已有相關實踐,有一定的基礎,在綠色信貸、綠色保險、綠色產業基金,甚至在環境權益交易等方面都進行了積極探索創新。此外,這五個省(區)的地方政府對綠色金融重視程度較高,較早開始申報綠色金融的創新試驗區,且都已經建立或者承諾要建立財政、地方稅收優惠等方面的激勵機制諾。

據了解,這五個省區也各自的特色和側重,可以大概可以分成三類。

第一類是浙江和廣東,經濟和金融業較發達,產業轉型升級綠色發展需求迫切。

浙江省湖州市是全國五個已經編制了自然資源資產負債表的試點地區之一,衢州市已經在綠色信貸、綠色債券、綠色產業基金等方面開展了先行先試。“將湖州和衢州作為試點地區,就是要整體地探索金融方面的實現機制,對傳統產業轉型升級、對中小城市整體實現綠色發展提供服務。”陳雨露說。

廣東側重的是發展綠色金融市場,突出金融產品和服務的創新,包括排污權、水權、用能權這些環境權益交易,以及推進碳金融產品的創新,建立綠色金融市場與經濟增長相互促進的新型發展模式。

第二類是貴州和江西省,這兩個地區綠色資源都比較豐富,生態優勢明顯,但是又屬于經濟后發地區。如何避免再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需要利用綠色資源發展綠色金融的機制,構建綠色發展方式。

對此,陳雨露解釋說,試點內容具體包括:綠色金融如何重點支持好有機現代農業、都市現代農業、農業生產排污處理等項目,如何支持好節能減排、清潔能源項目等。

第三類是新疆,“新疆的突出特點是位于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核心區,生態文明建設條件也比較好。新疆現在處在依托‘一帶一路’的戰略,加快向西開放的重要戰略機遇期,所以需要充分發揮好建設綠色絲綢之路的示范和向外輻射作用。通過加大綠色金融的支持力度,探索實現可持續發展的新模式。”陳雨露介紹說。

據了解,新疆側重于探索綠色金融支持現代農業、清潔能源資源,以及跟風電、光電相關的高端制造業等優勢產業,以期以點帶面地推動綠色發展。

試驗區面臨哪些挑戰?

中國建設銀行市場研究處研究顯示,近年來我國綠色金融發展步伐很快,2016年我國境內外市場共發行貼標綠色債券2300億元,占全球綠債發行的40%,成為全球最大綠債市場。同時綠色信貸的規模也在持續增長,截至20172月,21家銀行綠色信貸余額達7.5萬億元,占各項月的8.8%。綠色擔保債權等創新型產品也在不斷出現。

但業內人士也普遍認為,目前綠色金融的發展還普遍面臨融資成本比較高、期限比較長、收益比較低等問題。

對此,陳雨露認為,這些問題是全球共同難題,其核心指向就是“綠色金融發展的可持續性”問題。“把這個問題解決好了,綠色金融的試驗也標志著成功了。我們強調的要探索可復制、可推廣的模式和經驗,主要就是圍繞如何實現可持續發展來提的。”

針對這些問題,在試驗區中要重點做好幾個方面的工作。

首先要進一步完善促進綠色金融發展的正向激勵機制。“其中非常重要的就是來自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財政貼息、稅收優惠的支持,來自于央行再貸款的支持,來自于綠色發展基金這些低成本的資金,來綜合降低綠色融資的成本。”陳雨露說。

其次,要加大綠色金融產品和服務的創新,產品和服務的創新應當要滿足多樣性和多維度的需求。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提出,綠色信貸之外的綠色金融探索還比較有限。“此次建設試驗區鼓勵小額貸款、金融租賃、創投、私募基金、保險等多種資本參與綠色投資,將更有利地推動綠色金融發展。”

陳雨露解釋說,綠色融資的需求是分層次、多樣性的。對于純粹的公共產品,資金需求通常是要財政資金或者公共資金來承擔。對于有一定的投資回報,同時又希望能夠進入商業化運作,經過精細的組織是可能實現商業化或準商業化運作的,這才是金融主要進入的領域和項目。

對于組織方式和產品設計也有多樣性的要求。他建議:“對短期的綠色投資項目,以銀行信貸為主來設計它的產品服務體系;對于中長期現金流又相對穩定的綠色項目,可以考慮債券市場融資;對于那些高成長性但風險相對比較高的綠色項目,就要考慮從私募股權基金或者通過上市融資,通過資本市場,特別是股權市場來解決。”

此外,應持續提升綠色金融市場的透明度。也就是主要解決現在綠色金融市場投融資普遍存在的信息不對稱問題。陳雨露表示:“要強化環境信息披露的要求,建立公共環境數據平臺,要完善綠色金融產品的標準,完善綠色評級和認證,要建立環境壓力測試體系等,來有效制約污染性的投資。”

中金所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趙慶明指出,盡管綠色金融和國家經濟綠色轉型升級的方向一致,但技術升級、金融改革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完成的。因此需要試驗區多在財稅優惠、信貸貼息等具體政策方面進行探索,推出一些實惠且有針對性的措施支持改革落地。

據悉人民銀行將會同相關部門,從多方面為改革提供支持,創造良好的環境。首先要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綠色金融投入的力度。“因為金融的支持主要還是由金融機構來實施。怎么樣解決內在動力的問題,這是需要著力考慮的問題。”陳雨露指出,央行正在研究探索另外兩種辦法。

一是要把評級達標的綠色信貸資產納入貨幣政策操作合格質押品范圍,這個對于銀行發綠色信貸是一個很大的激勵。二是進一步完善宏觀審慎政策評估體系(MPA),探索把存款類金融機構的綠色信貸業績評價納入到MPA當中。“這點是銀行業金融機構非常看重的,會成為促進綠色信貸發展的重要激勵措施。”他表示。

其次要努力培育更多的“負責任”的投資者,引入更多社會資本參與改革試點。

近些年的實踐表明,社會聲譽效應可以激勵綠色投資,所以市場迎來越來越多的綠色產業投資者,包括綠色債券的發行人。“一方面他們獲得了相應的商業回報,另一方面也獲得了良好的社會聲譽,而社會聲譽對其企業的持續發展、社會認同都有積極作用。”陳雨露表示,因此要加大對綠色金融理念的宣傳、推廣,培育吸引更多有社會責任感的投資者,引導中長期社會資本能夠投入綠色金融。

“加快完善與綠色金融發展相關的金融基礎設施,優化綠色金融的發展生態,建立綠色金融風險防范機制也很重要。這是基礎性的工作,需要央行來推動。”陳雨露舉例說,尤其是要統一綠色項目的界定標準。同時,要提高環境信息披露的要求,確保募集資金要用到綠色項目上來。還要建立企業污染排放、環境違法違規記錄等信息共享平臺,建立健全綠色信用體系。這些基礎設施建設有利于綠色金融長期可持續發展。

興業研究分析師湯維祺認為,“環境信息披露與綠色信用體系的建設,對于構建市場化的綠色金融體系、調動和發揮金融機構參與監督和風險管理、強化政府與金融機構的合作,都能夠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


 
98篮球网